| 

酒 店 預 訂 0757-88266768

入住時間:
離店時間:
預訂

西 寧 天 氣

白天:多云夜間:小雨
4 ~ 18℃
多云轉小雨
東風3-4級轉4-5級

雙節黃金周后,美團攜程怎么神仙打架?

發布時間:2020-10-14

做高端酒旅業務的攜程,是否要下凡接地氣了?又能否在美團已有的版圖上搶奪市場?

黃金周結束后美團攜程等OTA平臺都交出漂亮成績單,看似一朝就回到疫情前的頂峰時刻,但還有一段距離需要繼續追趕。據近一年財報數據顯示,OTA平臺中最艱難的就數攜程了,國外業務歸零,就像是讓攜程砍掉了一個胳膊,只能靠國內業務養活支撐。做高端酒旅業務的攜程,是否要下凡接地氣了?又能否在美團已有的版圖上搶奪市場?

黃金周攜程交出好成績,但離顛覆還有差距

疫情把大家都憋壞了,國慶+中秋的小長假的來臨讓大眾選擇出去游玩,在國外疫情緊張情況下,內地游成了唯一選項,導致網上有說,這是遲來的春節。十一黃金周也迎來“報復性”消費。

據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統計,黃金周前7天,全國接待國內游客達6.6億人次,實現旅游收入5494億元,同比去年恢復過8成,國內旅游市場復蘇態勢強勁。

上半年的疫情讓旅游業陷入僵局,黃金周的到來,也讓旅游業成為一場無硝煙的戰地。

據攜程發布《中秋國慶假期旅游大數據報告》顯示,在攜程平臺上,機票、火車票、汽車票、用車等各類出行方式均實現全面增長。其中,機票訂單量環比9月增長超過100%,火車票訂單量環比增長超過300%,汽車票環比增長超過200%。

國慶期間,酒店連住5天旅客環比增長35%,連住7天暴增70%。此外,假期前4天,攜程門票預訂量同比去年已增長100%,創歷史新高。攜程預售酒店GMV環比大增超過100%。整體酒店訂單中,4、5星級酒店占比近半數。

上半年疫情的影響,尤其是給攜程沉重一擊,成倍上升的數據雖然好看,但還是很難恢復元氣。

同為OTA平臺,美團、攜程卻是兩條路

同為OTA平臺,美團和攜程在很多地方上都是不一樣甚至在業務側重點上都有所避開。

首先從業務布局的地域來看,美團的酒旅業務市場主要是集中在國內;但攜程有近4成業務在海外。

其次從服務內容來看,美團的服務還是比較單一,目前主要提供了酒店、訂旅游景點門票等服務;但攜程在國內外機票、酒店、景門票區、出行票務等業務都有所布局,攜程在在線旅行上基本形成一條龍服務。

再者從服務對象來看,攜程主要是提供高端服務,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外地消費者,這兩類消費者人群的消費能力更強;美團主要服務的低價消費人群,對價格比較敏感,而且美團主做本地市場,所以大多吸引的是本地消費者,相對的消費能力也就較弱。

兩者主打的業務線是有明顯的錯開,但這并不影響兩者向對方業務插手。美團現在慢慢向高星酒店發展,攜程也開始向下沉市場轉移。兩者之間的交鋒遲早是要到來的。

攜程仍是困難重重,與美團較量或將開始

根據攜程2019Q2財報顯示,國際業務收入占比集團總收入超過35%,其中國際酒店和國際機票業務增速超兩倍于中國出境游增速。國際火車票業務已布局50多個國家和地區,境外打車服務也已覆蓋歐美和東南亞47個國家、超過785個城市。

2019年Q4的國際酒店收入(除大中華區目的地)同比增速約51%。攜程旗下海外品牌Trip的國際機票業務,連續13個季度實現3位數的增長。

但目前攜程這些引以為傲的海外業務全部都歸零,只有國內業務還在繼續營業。

除了國外業務被按暫停鍵意外,攜程的日子艱難從攜程2020年Q2季度財報也能看出,營收32億元,同比-63.7%,毛利潤同比萎縮56%。

相比較而言,美團受疫情影響就小很多。美團的2020年第二季度,到店、酒店及旅游業務收入45億元,同比下降13.4%。經營利潤19億元,同比下降11.9%,環比增長178.1%。

美團靠著國內疫情不斷好轉,酒旅業務也比攜程恢復得快很多。

就國外目前形式來看,同國家的疫情嚴重程度和國家對疫情的控制也不大相同,想要將疫情控制住做到出游無壓力,在近一兩年基本是難以實現,這將意味著攜程的國外業務將要擱置一兩年,那樣對攜程來說是巨大的壓力。

攜程能做的只有不斷擴大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和盡可能的尋找國外出行的新業務。兩手齊抓看能否讓攜程度過艱難時刻。

根據《2018年Q1中國在線酒店預訂行業發展分析報告》顯示,在2018年3月,美團酒店以2270萬的單月間夜量首次超過攜程、去哪兒、同程藝龍的總和。同時,2018年第一季度,美團酒店以5770萬的訂單總量,穩居行業第一名。

國外市場丟失,國內市場占有率下滑,攜程想繼續生存下去,只要由守變攻像美團發起攻擊了。

美團像地頭蛇,但攜程仍有希望

美團酒旅業務近幾年勢頭特別冒進,已經成為除外賣外美團的二把手了。根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Q3中國在線酒店訂單量分布,美團占比50.9%,攜程占比26.2%,同程藝龍占比9.2%,去哪兒占比6.9%,飛豬占比4.5%。近半成的訂單量都在美團上完成。

但攜程并不是吃素了,早在2014年攜程吞并去哪兒,合并同城、藝龍后,攜程的市場份額進一步擴大,在那時攜程基本已處于OTA老大的位置。雖然近兩年國內市場份額在縮水,但在國外的份額卻在逐步擴大。外加上攜程主做高端酒店業務,相較于美團低端酒店業務而言,攜程的整理利潤更加可觀。

但不可否認美團近半成的訂單占有量對攜程這位OTA巨頭來說影響很大的,所以在2018年,攜程就通過同程藝龍借微信加速布局三線以下地區。據攜程CEO孫潔曾表示,2019年第四季度,攜程在國內旅游市場進一步拓展了份額,其中攜程60%的新用戶都來自二三線目標城市,當季度攜程旗下低星酒店同比增速達到約50%。可見攜程的攻勢之猛。

除了攜程在國內下沉市場的布局外,攜程也罕見的與阿里京東合作。在近幾年隨著美團外賣生意越做越大,原來的BAT變成了ATM可見美團的影響力。現在美團又在酒旅業務上下功夫。讓其他盯著美團的巨頭們開始有所行動。

在今年8月,攜程與京東合作。攜程核心產品供應鏈將接入京東平臺。而與阿里巴巴的合作,據億邦動力網稱,合作內容將基于支付寶開展更多合作。

這樣的合作對于攜程來說算是雪中送炭了,在流量的時代,即使攜程做OTA是絕對專業的,但是沒有流量的開口,攜程的業務也無法開展。有京東阿里的幫助,攜程想擴大國內市場份額也將容易很多。外加攜程的專業化和在酒旅業務上的一條龍服務,攜程無論是外在因素還是內在因素都是很有優勢的。

攜程在OTA領域上已經打通,相較于美團更加專業化。

攜程能否打破美團禁錮?

攜程在在自有專業度、服務能力不斷提高的情況下。借助京東、阿里的力量打開更大的市場,以專業的口子打開大眾市場市場的接受度將會更高。這樣攜程以專業標簽進入大眾消費服務中或許是跟高級的打法。

當攜程做中小酒旅業務,可能又會引起一場價格戰的廝殺,攜程現金流緊張的當下,還能和美團玩得起嗎?如果在國外市場沒有恢復元氣,國內市場又沒取得勝利,攜程未來的路恐怕是可預見的下坡路,與此同時,美團再來一波收割也不是不可能的,畢竟高端酒旅業務是美團還沒完全滲入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