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 店 預 訂 0757-88266768

入住時間:
離店時間:
預訂

西 寧 天 氣

白天:晴夜間:多云
-11 ~ 3℃
晴轉多云
<3級

夢想插上騰飛的翅膀(時代先鋒)

發布時間:2013-10-16

     “不唯學歷、不唯職稱、不唯資歷、不唯身份、不唯年齡”,這是青島港的用人理念。在這里9000多名農民工跟其他的技術工人、知識分子一樣,沒有歧視,沒有偏見。他們快樂地工作著,努力地拼搏著,他們的人生夢想沒有因為“農民工”三個字而擱淺……

  模范夫妻的“幸福夢”

  有崗位、有尊嚴、有價值、有體現,幸福的感覺發自心底,幸福就是工作的動力

  鏡頭一:

  8月5日,11點50分。青島港港務工程公司董家口食堂里一派“壯觀”場面:近千名工人打飯、用餐,秩序有條不紊……這個食堂,每天午餐需供應饅頭83屜,米飯37屜,炊事人員上飯上菜全是一溜小跑,灶上炒菜一炒就是兩個半小時。“食堂就是職工們的加油站,吃飯這段時間是他們最放松的時候。做出可口的飯菜,營造溫馨舒適的就餐環境,是我們最大的責任和心愿。”正在忙碌的食堂管理員宋春彩說。

  宋春彩是青島港集團“巾幗十大標兵”,她的丈夫王召利“名頭”更響——“全國優秀農民工”、公安部消防局“執勤崗位訓練標兵”、“青島市勞動模范”。兩人堪稱一對“模范夫妻”。

  2006年,宋春彩帶著3歲的兒子,從農村老家來到青島。此前,王召利已在青島港工作了11年。作為職工家屬,宋春彩成為港工公司生活服務中心的一名炊事員。“起初也不適應,比如將角瓜切成菱形片,我就切不好。只好下班后在家繼續練習。”

  功夫不負有心人。宋春彩從洗餐具開始,學消毒、洗菜、切菜、炒菜、做面食,逐漸對食堂所有工作得心應手。因表現出色,2010年,她被調到董家口食堂做管理員。

  “港工公司是建設單位,食堂跟著工地走,工程干到哪里,她們服務就要跟到哪里。”王召利說,“到了董家口后,因為離家遠,春彩每周只能回家兩次。我以前不會做飯,但現在,用我們兒子的話說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娘兒倆都特別愛吃我做的紅燒豬蹄。”

  談到自己的丈夫,宋春彩也是一臉的幸福。“他們消防的工作比較特殊,經常會遇到緊急任務,一忙起來就沒有準點。每回通電話,他跟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們爺兒倆,你放心’。”

  宋春彩說:“召利很顧家,但他工作拼命也是出了名的。他是集團技術比武‘三連冠’的全能冠軍,也是消防戰斗員的‘訓練標桿’。有一次,單位領導打電話讓他5點前到單位,有緊急任務。召利放下電話就出了家門,打車到了單位。我們一家很少打車,更何況家離他單位就五六站地,坐公交也來得及。我那時剛來青島,對他的做法很不理解,埋怨他‘把領導的話當圣旨,自己老婆的話都不聽’。事后他跟說我,‘任務不等人,自己必須提前到崗’。我后來成了港口的職工,發現周圍的同事都是把港口當家一樣,我也明白了召利說的‘只要在崗位上肯干、好好干,就能體現出自己的價值’。”

  “我們夫妻都是農民工,是青島港給了我們改變命運的機會,給了我們成長圓夢的舞臺,讓我們‘名利雙收’。如今,我們在青島買了房,買了車,孩子也在城里上學。我娘常說,我們姐妹幾個就我離得遠,但卻最讓她省心。”宋春彩說。

  “你幸福嗎?/青島港人給你肯定回答。/有崗位、有尊嚴、有價值、有體現,/幸福的感覺發自心底,/體現價值才有意義。/幸福就是工作的動力,/如何回報才是主題。”這是宋春彩自己寫的詩句,也是這對“模范夫妻”的幸福宣言。

  一家八口的“尊嚴夢”

  我們一家8口在青島港工作,一年收入加起來有50多萬元。在這里,農民工不受歧視,特有尊嚴。

  鏡頭二:

  朱廣祥家,墻上掛滿照片。除了兒子兒媳的結婚照,還有一張照片“引人注目”。照片上有8個人,朱廣祥三兄弟夫婦和他的兒子、女婿,每個人臉上都綻放著燦爛的笑容。“那是去年中秋節公司給我們拍的合影。我們一家8口在青島港工作,一年收入加起來有50多萬元,快趕上老家一個小企業的利潤了。”三弟朱廣田自豪地說。

  在青島港,一提“朱氏三兄弟”,幾乎無人不曉。去年青島港集團的職工藝術節上,一部反映他們故事的小品劇《實話實說》讓很多人印象深刻。

  1995年,兄弟三人先后來到青島港,都在前港公司干裝卸工。如今,大哥廣祥因為年齡和身體原因,到了前港公司門衛隊工作。廣林、廣田分別擔任裝卸二隊、三隊的副隊長。廣田還獲得“全國優秀農民工”、“山東省百佳農民工之星”等榮譽。

  “這里風刮不著,雨淋不著,還有空調,多好。”在門衛崗亭里,朱廣祥描述現在的工作環境。“雖然工資比在一線少了些,但工作強度確實降低了。每天下班后,回家抱抱孫女和外孫,很幸福。”

  來青島港之前,朱廣祥下過煤窯、干過磚廠、水泥廠,“賺錢不多,還不好要,沒少受冤枉氣。”后來,聽先來的三弟說青島港好,自己也來了,“當時也沒想到會在青島扎下根。”

  朱廣祥今年50歲,去年公司組織體檢,查出了高血壓。領導照顧,讓他退出一線干門衛。“我一直都沒啥癥狀,多虧公司每年組織體檢,要不這病還真發現不了。現在高血壓已經控制住了。”

  “朱氏三兄弟”名氣不局限在青島港,在沂南老家,他們同樣是很多人羨慕的對象。朱廣田妻子黃春蓮的哥哥在縣城工作,月收入2000多元。“大概四五年前,有一次我哥問起廣田的工資,我想了想說是5000多,我哥不信。其實,我還是少說了呢。”黃春蓮笑著說,“后來我們家花十來萬買了輛‘榮威’,比我哥開的車還好,他這才相信,青島港的農民工不可小看啊。”

  “在青島港,農民工不受歧視,特有尊嚴,與正式工一個單子發錢、一個平臺學習、一個標準當干部。此外,青島港還規定,炊事、綠化等崗位需要招工的,優先安排在崗農民工的家屬。要是單位不好,誰會讓自己老婆孩子兄弟姐妹也來干活啊?你說是不?”朱廣田說。

  在朱廣田看來,尊嚴還體現在青島港把農民工當成企業主人翁來培養,政治上有地位,工作上受重用。“集團每年召開兩次職代會,都有農民工代表,我就是其中之一。去年職代會上,我提了一個建議,我們公司需要增加一輛灑水車。集團經過調研,不到半個月就兌現了。”

  3000老鄉的“事業夢”

  在這里,起點低不等于沒機會。只要用心、用腦、用力干,就一定能夠成就一番事業

  鏡頭三:

  8月1日,在青島港前灣集裝箱碼頭舉行的職工創新成果展上,抱著一個發動機教學模型的張法勝頗受記者“歡迎”。一口濃重的沂南鄉音,自始至終的滿臉笑容,張法勝向記者介紹他的創新成果的同時,也講述著自己的成長經歷,“微笑是因為發自肺腑的激動。我從一名農民工拖車司機,逐步成長為車長、班長、技術副主管、技術主管,是青島港為我打開了一扇圓夢的門。”

  44歲的張法勝是兩個孩子的父親。2005年到青島港,當初的夢想就是“能打工掙到錢,還掉一屁股外債,見到人能抬起頭來,能讓老婆孩子衣食無憂”。

  僅用兩年時間,張法勝就還清了1萬多元的外債,并在老家翻新了瓦房。后來,靠著青島港集團的優惠政策,兩個孩子來到黃島上學,妻子也被安排到公司的生活中心工作。

  “最初的夢想一步步成為現實,我體會到了勞動改變一切的喜悅。”張法勝說,他利用集團、公司和隊里開展的每一次學習培訓、考工晉級、技術比武機會,勤學苦練,不僅在集團技術比武中取得了名次,還在青島市的技能大賽中取得第二名,獲得“青島市技術能手”稱號。

  “在這里,起點低不等于沒機會。我只有初中文化,但我從徐萬年等一大批先進模范身上發現,只要肯學肯干,人人都可以成才。今后我還要繼續學習,成為高級技師,拿出更多的創新成果。”張法勝說。

  青島港西聯公司黨委書記、全國勞動模范徐萬年,同樣來自革命老區臨沂市沂南縣。從1989年開始,青島港支援老區建設,開始在沂南招農民工。沂南縣政府駐青島辦事處就設在青島港。“從最初的300多人,到如今的3000多人,‘沂南老鄉’在青島港的隊伍不斷壯大。其中涌現出‘正縣級’農民工徐萬年、黨的十八大代表皮進軍等先進模范人物。”辦事處副主任魏偉平介紹。

  采訪中,許多農民工不約而同地把徐萬年當作偶像,“自己的夢想就是要像徐萬年一樣”。記者把這個信息告訴徐萬年,他顯得很平靜。“我一個農民工能走上今天的領導崗位,不是因為我來自哪個地方,更不是因為我有多大能耐,而是因為青島港有一系列育人用人的好政策,給農民工搭建了成長成才的大舞臺。在這里,吃苦的人吃香,實干的人實惠,有為的人有位。有了舞臺就要去奮斗、去拼搏。”

  徐萬年說:“在青島港工作,不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事業。我堅信,農民工只要在港口用心、用腦、用力干,就一定能夠成就一番事業、干出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