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 店 預 訂 0757-88266768

入住時間:
離店時間:
預訂

西 寧 天 氣

白天:多云夜間:多云
6 ~ 18℃
多云
東南風3-4級轉<3級

騰邦國際高管大換血,旗下多家旅行社門店換牌

發布時間:2020-05-09

負面風波不斷的騰邦國際再引關注。5月6日晚,騰邦國際發布公告稱,在當日召開的第四屆董事會第三十次(緊急臨時)會議上,審議通過了相關議案,決定免去喬海的總經理職務,擬聘任段乃琦為總經理。

公告顯示,喬海作為騰邦國際總經理,公司2019年度巨額虧損,子公司喜游國旅管理失控,公司損失重大,總經理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騰邦國際董事會同意解聘喬海先生公司總經理職務。同時,為改善喜游國旅治理結構,騰邦國際擬召開喜游國旅的股東大會并改組董事會,由段乃琦、鐘百勝、顧勇組成新董事會。而資本市場對高管換血并不買單。繼昨日跌停后,截至發稿前,騰邦國際再跌3.6%,報2.67元。

旅行社換牌、物流倉庫出租、辦公樓閑置

五一前夕,南都記者走訪深圳市內騰邦國際旗下多家線下旅行社,發現騰邦旅游多家旅行社處于閉門狀態。有不少門店寫著轉讓通知,一些門店表示,因總部騰邦國際被申請破產,現在旅行社正在準備換其它牌子經營。

但相比騰邦國際遭到破產清算,疫情對旅行社帶來的沖擊似乎更大。“基本沒有收入,虧錢是肯定的。”南山區一騰邦旅行社經營者張先生表示,由于文化旅游部1月24日下發通知,全國旅行社和在線旅游企業暫停經營團隊旅游產品。至今,團隊旅游仍處于停滯狀態。因此,旅行社幾乎開年至今便無米可炊。而在騰邦旅游門店工作的余先生今年收入銳減,其表示正在找其它工作。“大家都受影響,導游也沒工作了。”

相較加盟制的旅行社,疫情對騰邦國際的倉儲物流業務影響也頗大。據記者線下走訪位于福田區的騰邦國際總部,發現離總部不遠的一處物流倉庫已經出租給其它公司改作體育館。但據體育館員工表示,騰邦國際其實早于去年10月就把該倉庫出租。另外,總部大樓對面的騰邦國際互聯網金融產業中心左側大樓處于閑置狀態,目前正在招租。由此可見,騰邦國際債務危機早在疫情之前就對其財務上造成負面影響。

年報顯示凈利潤為-15.76億元

騰邦國際今年以來遭遇困難。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騰邦國際凈利潤為-15.76億元,2018年同期為盈利1.68億元,同比下滑1039.49%。這也是該公司自2010年上市后的首次虧損。面對虧損數據,騰邦國際表示,2019年受金融去杠桿以及宏觀經濟下行影響,企業經營難度加大。同時行業競爭加劇,旅游產業轉型升級加快。受各種因素影響,公司融資受限,導致資金流動性緊張,令旅游業務和機票代理業務遇到較大經營困難。

此外,騰邦國際還面臨子公司喜游國旅失去控制、中信銀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申請對其進行破產清算等麻煩,4月下旬深交所還發去關注函,要求其就喜游國旅進行詳細說明。

五一旅游業回暖,能否救騰邦國際?

受疫情影響,旅游行業在經歷了漫長的冬天后,五一假期旅游行業開始出現回暖跡象。據文化和旅游部消息,5月1-5日,全國共接待國內游客1.15億人次,實現國內旅游收入475.6億元,相比2019年五一假期恢復了約四成。2020年的五一,五天假期收入約為2019年的40.4%,接待旅客總人次約為2019年的59%。

雖然相對前幾個月來說,整體數據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但今年五一旅游市場的收入相對2019年來說幾近腰斬。與此相應的是,國內景區客流量比往年同期下降了很多,機票、酒店價格均價比往年同期便宜不少,而票務代售正是騰邦國際的主營收入之一。

無論如何,旅游業正在復蘇,恰逢此時進行高管大換血后,曾經“中國商業服務第一股”騰邦國際是否有望掙脫泥淖?業內普遍認為前路還很難說。而如記者線下走訪,騰邦國際旗下多家旅行社透露將改弦易張、物流倉庫出租、辦公樓閑置,種種跡象表明,騰邦國際亟需外部紓困,否則很難走出困境。